128168889759146800687.jpg  

最近氣候變化大,上午烈日炎炎,下午又突然一陣大雨傾盆…又是火烤又是冷藏的,秀野終於被這詭異的天候折騰出了一身的病痛…原本硬挺挺、鋼鐵般的硬漢,也不堪這連番的折磨,漸漸軟得跟麻糬一樣了…

 
  於是我找了一天下班後,去了附近某間頗負盛名的中醫國術館看診。經由大夫診斷之後發現,其實我只是早上沒吃飽、晚上沒睡好,身子骨虛,外加頭疼腰痠、手麻腳癢等一些小毛病,根本無甚大礙。看診的那位老師傅霎時對我嗤之以鼻…
 
  「年紀輕輕就在這裡痠、那裡痛的…現在的少年仔實在有夠無效!過來坐啦!」老師傅不滿的喲喝著。
 
  「師傅,我們現在要幹嘛?」我心中揣揣坐在小板凳上。
 
  「脫鞋子,腳給我看看。」
 
  「喔…其實我應該只是沒睡飽啦!今天晚上我早點……呃啊啊!」突然一陣劇烈的痛楚襲捲我的全身,彷彿無形中有隻怪手要把我撕裂了一般!
 
  我低頭往下看…那位老師傅也不過看似平靜的,輕輕將手指抵在我腳心的周圍,不過光是這個簡單輕鬆的動作就令我大大的吃不消,差一點就昏死過去。要不是我眼見為憑,否則說什麼我也不相信這是一個五旬的歐里桑在幫我按腳!那激烈的痛楚就彷彿虎頭蜂叮在舌頭上…就像被人拿"羅賴把"刺進腳心裡;或者光著腳蹦蹦跳跳時,不小心跳到鋪滿鵝卵石的健康步道上…
 
  「師傅啊,你洗勒衝蝦…毀啦?」劇痛之下,我髒話差點破口而出。
 
  「嗯…你最近吃的很隨便吼?有一餐沒一餐吧?我剛剛不過輕輕按了一下胃穴,你眼淚就流出來了。」師傅一臉淡然,宛如無事人。
 
  「何止有一餐沒一餐?簡直是三餐不濟啊……啊!啊!啊!你又在按哪裡啦?」這次是一陣陣難耐的酸楚,瞬間如洶湧的浪濤般的將我淹沒。
 
  「這是脊椎穴跟頸椎大穴,你是不是都習慣趴著睡?整條椎歪的亂七八糟的…唉唷?還長骨刺啊?」師傅鉅細靡遺的道出我的隱疾…對我身體熟捻的程度,彷彿每天晚上睡在我身邊、或者骨刺是他偷偷幫我裝上去的…
 
  「對啊!對啊!師傅好厲害耶!有時候下班太累了,一回家都直接趴在床上就睡了。」
 
  「先不要高興,接下來這個穴道可能會很痛…你先把手上的手機放下,我怕你等下把它捏爆了!」師傅一臉正經。
 
  「好好好!我放下了!」我如臨大敵,趕緊把沾滿手汗的手機放在身旁的茶几上,準備讓這個師傅亂搞一番。
 
  「準備好了?那我來囉!」
 
  「好!來吧!」我咬緊牙關的屏息以待。
 
  三十秒過去了…只見老師傅擠眼皺眉、滿頭青筋,用力扳著我腳踝內側的某個穴位…渾身大汗的樣子一看就知道使出了全身的內力!功力之蓬勃浩蕩…相信如果現在把硬幣放在他手中,他也可以把它擠成一把銀屑!相信如果把孫艷汁放在他手中,他也照樣可以把她擠出一道深不見底、闢美G奶九令的乳溝…
 
  然而…奇怪的是我卻絲毫感受不到任何疼痛或酸楚!
 
  「…師傅,你開始了嗎?不要玩了啦…你演得好認真喔,你看!汗都流出來了。」這個師傅真調皮…
 
  「我沒在玩啊!你一點感覺都沒有喔?」師傅一臉不解又滿頭大汗,樣子看起來怪無辜的。
 
  「…就像西餐妹嫁回台灣一樣,一點感覺都沒有啊…你到底給我按什麼穴啊?」我感到十分困惑。
 
  「腎穴還有攝護腺啊!我看你郎生作這麼緣投一定夜夜笙歌,可能已經腎虧了還不自知。我還以為一按下去,你連屎都會逼出來!」
 
  「都快沒飯吃了…哪有錢趴七辣?我看吼…睡前多喝點水、作夢來夢遺比較快啦!」說到這個就令我自憐自艾、忿忿不平。
 
  「好啦…你坐起來,我看看你的肩頸…咦?你右肩的肌肉怎麼比左肩厚這麼多?還有你的眼袋…怎麼有縱慾過度的徵兆?你不是沒交女朋友嗎?」
 
  「對啊!」
 
  「那怎麼眼皮這麼紅,眼睛又油油的…好像天天做愛一樣?」
 
  「…我還有在打槍啦!」
 
  診斷完這些小毛病之後,師傅用心良苦的向我淳淳告誡有關身體的保健之道,不外乎飲食方面要定時定量、攝取均衡,早睡早起再加上適當的運動、常常按腳…等等耳熟能詳、連報紙都懶得登的保養資訊…老師傅看我一臉的漫不經心,只是搖搖頭,緩緩的把手指向窗外,於是我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…
 
  「一個身材很粗勇的阿伯在搬瓦斯桶啊…怎樣?」不就是個很魁武的歐里桑嗎?有點像百戰百勝的魔王楊雄,不過多了點白頭髮。
 
  「他叫勇伯,已經80歲了。」
 
  「…蝦?我還以為他最多60歲!怎麼會看起來這麼勇健?還搬瓦斯!」
 
  「因為20年前我在開導他身體保健的時候,人家沒有愛理不理的、還擺死魚眼給我看…」老師傅一臉悻悻然…臉上的表情比我的腰還酸!
 
  「好啦…師傅別氣惱,我拿筆記出來抄吼!」
 
  「我再告訴你一件事…人家到現在還有在做愛呢!」
 
  「…真的?騙人啦!」
 
  「而且一個禮拜三次!」比我還多…
 
  「…好啦,師傅啊!麻煩腳再幫我按一按…」我趕緊堆上滿臉誠摯的笑容…
 
  看完診領好藥、步出診所的時候,我正好看到勇伯搬完瓦斯、正坐在樹下喝茶。秉持著查證到底的精神,我決定去問一問勇伯做愛那件事是否屬實…
 
  「勇伯…勇伯!」
 
  「小夥子,啥事啊?」勇伯操著外省口音,笑嘻嘻的跟我打著招呼。
 
  「勇伯,想請問一下…你今年貴庚?」
 
  「俺今年八十有三,看不出來吧?」言談中,勇伯似乎對此十分自傲。
 
  「是啊!保養的真好…啊聽說你還有在做愛…甘洗有影?」
 
  「小夥子你說啥子?大聲點!有氣無力的…末吃飯啊?你剛剛說做啥子?」
 
  「…」
 
  畢竟是老人家,耳朵有點重聽。不過我實在也不太好意思在大庭廣眾下,用近乎嘶吼的音量不斷重複問一個老阿伯「喂!勇伯!勇伯!請問你還有在做愛嗎?」…要這樣蠻幹的話,我很難想像路人會對我投以什麼樣的怪異眼光…要找援交的話那我的對象也太奇怪了,於是我只好比手畫腳的來表達,終於讓勇伯了解了我的意思…
 
  「有啊!俺一個星期三次,還常常吊陰呢!」
 
  「勇伯…玩命啊?不過,你太太應該至少也有個七十幾了吧?奶都垂了吧?你…胃口這麼好啊?」
 
  「小孩子你還太小…你不懂,老人家有老人家好玩的地方耶!」勇伯說到得意處,又是一臉的自得意滿。
 
  「哪裡好玩?」
 
  「嗯…俺看過這麼多娘們,也只有俺家那口老婆子,可以站著跟俺面對面,一邊喇舌、一邊入嚼。」
 
  …入嚼?勇伯的外省鄉音實在太重,我聽到這句莫名奇妙的話,百思不得其解…直到回家的公車上才豁然開朗!笑得脹紅了臉、彎下了腰…差點橫死在公車上!
 
  原來勇伯是說…也只有他那七十多歲、奶都下垂到遠看像是個皺皮四手外星人的老婆,才有辦法可以面對面站著,跟他「一邊喇舌、一邊乳交」…
 
  …也太長了吧!想打死人啊?
 
=================阿MAN工商廣告服務時間=================
 
今天阿MAN跟各位介紹Durex杜蕾斯情趣商品
原本以為Durex只有在賣保險套,沒想到它也開始賣起「情趣用品」。
既然它是全球知名品牌,那麼阿MAN就不多做介紹,
阿MAN只是放消息給各位兄弟們,
如果還沒使用過潤滑劑或任何情趣商品的人,有機會可以買來試試,
興奮度如何只有自己試過才知道~

durex.JPG

 

 

, ,

阿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